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军歌的博客

爱美好的一切 交诚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诗词欣赏】《剑器近.闺怨》赏析  

2014-11-27 10:32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诗词欣赏】《剑器近.闺怨》赏析 - 香月 - 香月美文博客
 
         《剑器近·闺怨》赏析


夜来雨,赖倩得、东风吹住。海棠正妖娆处,且留取。

●○▲  ●●●  ○○○▲  ●○●○○▲  ●○▲

悄庭户,试细听、莺啼燕语,分明共人愁绪,怕春去。

●○▲  ●●●  ○○●▲  ○○●○○▲  ●○▲

佳树,翠阴初转午。重帘未卷,乍睡起,寂寞看风絮。

○▲  ●○○●▲  ○○●●  ●●●  ●●○○▲

偷弹清泪寄烟波,见江头故人,为言憔悴如许。

○○○●●○○  ●○○●○  ●○○●○▲

彩笺无数,去却寒暄,到了浑无定据。断肠落日千山暮。

●○○▲  ○○●●  ●●○○●▲  ●○●●○○▲

——宋·袁去华


袁去华,字宣卿,江西奉新人。生卒年均不详,约宋高宗绍兴末前后在世。绍兴十五年进士。改官知石首县而卒。善为歌词,尝为张孝祥所称。著有适斋类稿八卷,词一卷,另著有《适斋类稿》、《袁宣卿词》、《文献通考》传于世。存词90余首。

这是一首闺怨词。开头写闺中思妇的心理及听“莺啼燕语”时的联想,最后写闺中佳人午睡后起床的纷繁思虑。“偷弹清泪”的细节与“寄烟波”的思绪交汇相融,带有些许浪漫色彩。“彩笺无数”三句写意中人的情薄。“断肠”句以景作昭示,思妇之愁肠永无穷尽。这首词结构较有特点:上中阕是表现佳人睡醒后的心理活动,下阕将动作细节与心理活动交叉描写。最后一句以景结情,留下深长余味。

词译:夜间的绵绵细雨,那带雨的海棠花分外美丽。愿这美景长留不去。庭院中悄然无声。我用心仔细听,小燕黄莺啼唱声声悦耳,分明与人一样明白人间情意,生怕春天走得太快。枝条美丽的绿树,树荫一片转过正午。

我刚刚睡起,层层帘幕还未卷起,我一个人寂寞地观看纷飞的柳絮。我偷偷抹去伤心的眼泪,寄与那烟波浩荡的江水,待并水流到江头的故人那里,告诉她我凄凉之景。唉,你寄来的情书虽然多,除去那些问候话,归期却毫不定,也未说何时才归来。夕阳中我凝神远望,所见到千山茫茫,令人断肠。

本词抒写闺中的春愁,以柔笔抒离情,这是作者根据宋教坊《剑器曲》中的一段而改编创制的新曲,又由于它上、中两片的字句声韵相同 ,故又称为“双拽头”,这是三叠词中比较特殊的一种表现形式,词的内容是伤春怀人,情调格外忧伤。

第一叠,风吹雨住,海棠正娇,是花留春。

第二叠,庭户悄然,莺啼燕语,是鸟留春。

第三叠,午睡乍起,独看风絮,是人留春。

“彩笺无数”三句叙事抒情,点出远人并未忘情,曾来许多信,只是没有写准归期。尾句以虽说景收,余味无穷。

词的开头写了闺中思妇的心理以及听“莺啼燕语”时的联想,最后写闺中佳人午睡后起床的纷繁思虑。“偷弹清泪”的细节与“寄烟波”的思绪交汇相融,带有些许浪漫色彩。“彩笺无数”三句写意中人的情薄。“断肠”句以景作昭示,思妇之愁肠永无穷尽。

这首词结构较有特点:上中阕是表现佳人睡醒后的心理活动,下阕将动作细节与心理活动交叉描写。最后一句以景结情,留下深长余味。

本词以柔笔抒离情,共分三段,前面两段是双曳头,即句式、声韵全都相同。(周邦彦的《瑞龙吟》前面两段也是双曳头,其内容先是走马访旧,其二是触景忆旧)。在本词前两段虽然都是写景,但第一段是写眼前所见的,第二段是写耳际所听到的;不仅有变化,而且能以怀人深情融入景物中。

第一段前二句写夜来风雨。前人都说众芳飘零,是风雨肆虐所致,“满地残红宫锦污,昨夜南园风雨。”(王安国《清平乐》)“雨横风狂三月暮,……乱红飞过秋千去。”(欧阳修《蝶恋花》)而词人却说是由于夜间春雨连绵,东风劲吹所导致的。

“海棠”两句,以“留取”两字,点出眼前景象,正如李清照所云:“昨夜雨疏风骤。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”(《如梦令》)两词都并不落入为花落而伤心的俗套,而着重赞赏雨后的海棠依旧妖娆景色,对此王雱在《倦寻芳》词中有细致的描绘:“翠径莺来,惊下乱红铺绣。倚危栏,登高榭,海棠著雨胭脂透。”正是这雨后分外妩媚娇艳的海棠,而暂且把春光留住了。

第二段“悄庭户”两句,写庭院寂寂,了无人声。“细听”两字,接“悄”字而来,形容“莺啼燕语”之细啐轻微。

“分明”两句,借莺声燕语托出作者的惜春之心。文人伤春,以各种方式诉述其衷肠,有的是无可奈何的,如“杏园憔悴杜鹃啼,无奈春归”(秦观《画堂春》)。也有嗟叹无计留春的,如“一簪华发,少欢饶恨,无计留春且住”(晁补之《金凤钩》)。

而贺铸却愿意春把相思之情带去“半黄梅子,向晚一帘疏雨。断魂分付与,春将去。”(《感后恩》)在本词,是以莺啼宛转、燕语呢喃,似乎都在愁留春不住,这不仅与前面“且留取”呼应,而且又引出自己的惜春之情。

词的第三段开头“翠阴初转午”,以树影位置表述时间,诗词中经常见到。如说正午则有刘禹锡的“日午树阴正”(《昼居池上亭独吟》)、周邦彦的“午阴嘉树清圆”(《满庭芳》);说过午则有苏轼和李玉的《虞美人》两者,都用“庭阴转午”。

“转午”即树影转过正午位置,而稍向东偏,表示太阳将要西落。此句言“初转午”,则午昼正长。昼长人倦,于是有昼眠之情况。

下径接“乍睡起、寂寞看风絮”,无论睡时还是起后,都透露出作者孤独无聊的感情,“重帘未卷”,可以体会作者疲倦的感受,同时将上面的“愁绪”和下面的怀人之情联系起来。

词的“偷弹”三句写相思之情极深,词人在另一首《安公子》中亦有“独立东风弹泪眼,寄烟波东去”之句,都是借助东流的江水,请其将自己一片深衷,满怀幽恨,带给伊人。

词人的这种构思,似又从周邦彦《还京乐》词句中转化出来的“彩笺”三句,承以上怀人情意而来,久别之后盼望着重逢,以切望来书告知归期;苦恨信中除掉寒暄之外别无他语,到头来归期仍是难以知晓。

晏几道词“欲尽此情书尺素。浮雁沉鱼,终了无凭据”(《蝶恋花》),也说的是书信难达,相会之期难卜。这里面有盼望,也有笔墨难以形容的幽怨。

本词末句以景语作结,词意从柳永《夜半乐》结句“惨离怀、空恨岁晚归期阻。凝泪眼、杳杳神京路。断鸿声远长天暮”转化而来。

柳永在他乡作客,离别了伊人,不知何时才能回归;怅望着长天,那苍然的暮色和声声远去的雁叫声,使作者更增添了思念之情。

本词末句刻画暮色中的落日和千山,似乎也在为词人献愁供恨,更觉相思之情,不能自已。全词情景兼胜,一气舒卷,语淡情深,笔触细腻柔和,余味无穷。

    《剑器近》本为唐代的舞曲,后取为词调名。双调,上片八句 ,押八仄韵,三十八字;下片十二句,押七仄韵,五十八字,共九十六字。此调传世作品不多,名篇更少,最著名的就是上述南宋词人袁去华创作的《剑器近·夜来雨》。

【诗词欣赏】《剑器近.闺怨》赏析 - 香月 - 香月美文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