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军歌的博客

爱美好的一切 交诚挚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  

2014-09-09 20:37:02|  分类: 军歌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

 《七律·观雨听风桃蕊红》 

   汉水一泓流向东,岘山二度蜡梅浓。
   龙堤三月杨枝绿,城际八方桃蕊红。
   观雨千年吟故迹,听风万里唱隆中。
   信足登上龟山寺,随手拍得天雁鸿。

七律仄起(首句入韵)

仄平平仄平(韵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⊙仄仄平平(韵)
仄平平仄
仄平平仄平(韵)
平平仄仄
仄仄平平(韵)
仄平平仄
仄平平仄平(韵)
        一桥飞架南北,襄江变通途。
      1970年四、五月份,襄阳铁路公路两用大桥先后建成。至此襄阳的发展始见标杆。
      我和医院不少战友,有幸参加了该桥的建设劳动。我的父亲作为军代表,乘专列从武昌来襄阳参加了通车典礼。记得母亲也来了,晚上还和我一同到襄阳剧院观看了文艺庆典晚会。节目只记得一个了,就是有个男高音独唱,这是我最期待的一个节目,可当他唱至高音时却唱砸了,当时,襄阳文艺届的水准由此可见一斑。
       在兵站宣传队的空闲时段,我在一个特招兵手风琴手的伴奏下,演唱了一首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他夸赞道“你的#4唱得真准!一般人总唱不好!”在他的鼓励下,我又演唱了一首《毛主席的恩情比山高比水长》,当我刚唱完这首高音歌曲时,只听得楼下的宣传队长,喝令道“不要嗓子啦!”要知道他可是我们宣传队的男高音独唱演员!
        在一次军地联欢中,我们的男声四重唱很受欢迎。当节目演完后,立马有几个铁路美女演员走过来,邀请我跳交谊舞,然而,却被我婉拒了。
        这是我此生第三次登台演相声,实话实说,这不是我的特长。可我却在那次36分部礼堂给官兵们的演出时,收到的满堂的欢笑掌声中,再一次找到了些自信。
            襄江上有了桥,过江可方便多啦。于是,节假闲暇日,我常常和几个“狐朋狗友”相约逛街下馆子。然而实话实说,那时的樊城的确没什么好逛的,给人的印象就是脏乱差。玩得嫣嫣地,到了饭点,也没什么好去处,但买单时,多是我一马当先。
        我年轻时,有些浪漫潇洒,不失清高。爱交朋友,无论男女老幼还是病号,特别是歌者、文学爱好者,只要和得来,有共同语言和爱好都是我的菜。记得一次,我又弄了一部上海牌双镜头照相机(这在当时也是稀罕的奢侈品),约了朋友们一起拍照。大家玩得好不尽兴,其中一位病友对我说道“你真是个风流才子!”这是我人生中,第一次被人冠以“风流才子”之名,当时还不很适应,因为在那个年代,总觉得该词往往是贬义的。
        张xx是我的狐朋狗友之一,他也是高干子弟。体格挺健壮,爱打打篮球,唱唱歌,好吃好喝。嘴里不时地叼着名牌香烟。与人说话时,不大的眼睛总是朝着天,吊儿郎当的,给人一副桀骜不驯的印象。他打篮球时横冲直闯,三步上蓝那双脚总是拖泥带水的。当了几年兵复员了。复员前一晚上,他在篮球场跟我说:“能否借我点钱?”我问“多少?”他说了一个数,我现在记不清了,大概相当我一个月的薪金,我毫不犹豫地給了他。
        又是一个复员转业的季节,一个河南籍战士(在我们科室住院的病号),名字我不记得了,临走前问我借钱,我说“多少?”他说了一个数目,我在他的说基础上加了一码,给了他。
        还有一个宋xx战友,复员前看中了我的一件时髦的尼龙上衣(这是当年小日本国流行的奢侈品),我送给了他。几年后,他在武汉来信向我借钱,说是他用气枪把人眼睛打瞎了,需要一笔钱,我立马给他寄了过去。
        以上三例,都是有借无还。其中有两位N年后见了面,我也只字未提。为此,好友楚xx对我评论道:“说好听点儿,你太仁慈。说直点儿,你太憨傻!”我说:“我把他们当朋友,理应如此。”尽管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。
        一天,我正在科室上班,碰到女战友李xx的弟弟背了一只手枪过来,我看着羡慕(要知道我们医院后勤兵哪有配枪),便不由分说地借了过来,并随即借来了一部捷克相机,准备第二天周末约战友们拍照。处于好奇,我还迫不及待地特将它拿到值班室一睹为快。我关上房门,打开枪套,一只崭新的珐琅色精品手枪展现在我眼前。我欣赏着,把玩着,并将枪膛对准了我的心脏,同时用手叩动了扳机的第一档位,说来也怪,就在击发的那一瞬间,随着我的一个猛转身并摆手的动作,“啪!”地一声枪响了!当时不少人四处张望,询问“哪里打枪?”我躲在值班室没敢漏面,惊恐着,观察着,过了片刻,听到又有人说,“可能是谁在放鞭炮吧”。我看着值班室墙角上的那个几寸深的弹孔,庆幸着后怕着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 看来我的命还真大!  你别说,那次我的佩枪照片好不英武(当时的照片附文后)呢!至于枪里少了一颗子弹是如何了结的,我就不得而知啦!



我在解放军370中心医院门口留影(就是这只差点儿迷倒我的枪!)
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 我在为战友们拍照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 哥儿们给老弟点烟啦!(二次曝光·在武汉军区摄影学习班时的自拍作品)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 我和病友姜华等的合影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 民族舞《火把节》中的我(右二)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 
如歌军旅·回忆录/军歌(七·潇洒躲一枪) - 军歌 - 军歌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2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